排球女将天龙高清|排球技战术全图解|

那年 那事 那小孩

发表时间:2014-11-20 10:37

魏长海(右一)和义务支援队队友

年轻时的魏长海

    那 年

    我叫魏长海,是一名老铁路干警。那年,举全城之力修建“备战线”铁路之际,我胯下骑骏马,胸前戴红花,穿过河南省临汝县(现河南省汝州市)的大街小巷,举行着入伍前的告别仪式。几个小时后,我和一起入伍的伙伴们被拉至洛阳坐火车到新疆伊犁部队服役。
  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发现火车原来那么长,那么气派,纵然那是一列灰黑色的“闷罐车”,我和伙伴们还是很兴奋地争先恐后地上了车。在车上,?#19968;?#24456;天真地对伙伴们说:“要是以后能天天坐火车该有多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在部队服役的3年,丰富了我的学识,锻炼了我的体魄,磨炼了我的意志,但我想得最多的,还是复员后能够为家乡的建设出一份力。
  1971年夏天,我复员了,离开了我最爱的新疆伊犁部队摩托侦察连。当我漫步在家乡的街道上时,一座建筑吸引了我的眼球。它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壮观,一排排红机瓦整齐地排列在它的顶部。我不由暗想,北京的故宫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走近一看,是火车站!这才恍然想起,临汝县开通铁路了。
  当我围着火车站的建筑徘徊时,一位上身白衣下身蓝裤,头戴白色警帽的铁路公安同志进入了我的?#21491;啊?#20182;那高大的身板、崭新的警服、工作认真的态度,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跳。从那一刻起,我决定一定要做一名铁路公安。
  当时,从部队转业后都包分配。由于对铁路公安工作的向往,我放弃了大家都看好的相对稳定的工作。父?#29238;?#22810;次劝我说当年铁路公安不一定招人,干公安工作还有一定的危?#25307;裕?#36824;要跟着我操心。但他们始终拗不过我的坚持。几个月后,听到铁路公安系统招人的消息,我立即报了名,经过审查,我符合条件并顺利入了警。

    那 事

    初入警时,我被分到了河南省邓州火车站派出所。年轻的我几乎每天夜里都幻想着电影场景中的警匪大战。只是在那时,治安秩序良好,连村民家门外猪圈里养的猪羊都无人?#24335;潁?#21487;谓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由于案件不多,除了平时一些文件材料的整理编写外,我最?#34892;?#36259;的就是跟着派出所的老师傅们到铁路两侧的中小学校进行铁路安全宣传。
  20世纪80年代之前,无论是家长还是小孩,对铁路安全知识的了解很少。每逢节假日,孩子们都有一个“喜好”:就是结伴到铁路上轧铁钉,火车一通过,铁钉就成了一把小型“宝剑”。
  记得第一次进小学宣传,孩子们都正襟危坐,直愣愣地盯着我看。我给他们?#37096;?#30340;过程中,他们的眼睛都不带眨的。我很无辜地问他们的班主任老师。老师笑了笑,说:“可能他们看的是你身上的警服吧!”原来,孩子们平时都哭着闹着让母亲给他们做一件小号的“警察?#36335;?rdquo;,这样他们就能够和小伙伴们在一起做“警察抓小偷”的游戏了。
  “火车很危险,不要到铁路上玩耍。”在当天宣传结束即将离开学校时我对孩子们说道。谁知,在离开学校途中,有两个小朋友一?#22791;?#22312;我身后,一位小朋友很认真地对我说道:“警察叔叔,我不去铁路上玩,你可不可以送我一件警察衣裳?”听完这句话,我笑了……
  半个月后,我?#37027;?#24841;悦地带着母亲做好的3件“小警服”再次来到了那所小学。看着小朋友们争着试穿的场景,看着他们脸庞上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我欣慰地笑了。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收集旧警服成了我的习惯。也许孩子们听不懂我讲的铁路安全法律法规,但是他们听懂了“火车很危险,不要到铁路上玩耍”这句话。
  时间久了,到学校宣传安全成了一种习惯,孩子们成了我?#37027;?#25346;,哪一周没去,心里就放心不下。在课堂上,孩子们聚精会神听我讲《铁道游击队》的故事;我离开时,孩子们那殷切期盼的眼神;我来时,孩子们那?#27835;?#36275;蹈的样子,都成了我心里最宝贵的回忆。
  后来,我被调回了家乡———汝州火车站派出所,担?#31283;?#24196;警务区警长。那时,辖区内盗窃案件逐渐增多,闲暇时间很少,但只要听说有小孩到铁路上玩耍,我就不自主地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到现场确保孩子们的安全。慢慢地,孩子们的人身安全成了我的心结。

  那小孩

  不知不觉中,我的儿?#21491;?#21040;了上学的年龄。有几次我要去学校进行铁路安全宣传,宝贝儿子闹着要跟我一块去,拗不过他的哭闹,就带上了他。在课堂上我也无暇顾及他,还像平时一样给孩子们讲述着《铁道游击队》中游击队员和日本侵略者殊死搏斗?#37027;?#33410;,也许正是当时的无意之举(带着儿子去宣传),引导了儿子后来的择业意向:成为一名铁路公安。
  现在我的儿子当上了汝州火车站派出所主抓线路安全的副所长。我退休也有十多年了,每次儿子回家我总要教育他几句:“要是让我知道你哪周没去铁路线路上巡视,就别想进家门。”
  退休以来,每逢春运期间途经火车站,看到年轻的铁路公安同志们忙碌的身影,总会勾起我内心的冲动。我连续数年组织已退休的老民警们组成义务支援队服务春?#32781;?#27599;次老伴得知后总是埋怨道:“干了一辈子铁路公安,退休了也不知道清净。”听到老伴这话,我只能对着她“嘿嘿”傻笑了……

口述:魏长海 整理:宋乐义 薛德恩 
来源:汝州新闻网



点击阅读 更多内容
网络编辑: 杨德权

相关新闻


豫公网安备 41910302000110号

排球女将天龙高清